地方文化

local culture
首页 > 眉山市文化馆 > 地方文化 > 文化名家

对话华子: 愿眉州大地书香浓浓

时间:2017-03-07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阅读:

29ysfn3qyu.jpg

华子,1969年生,曾发表诗文三百余篇(首),1994年出版过诗集《我歌唱的高潮就要到来》,入选过多种诗文集,获过光明日报社全国文学征文赛一等奖、《绿风诗刊》征文赛一等奖、《星星诗刊》及上海市作家协会全国征文赛等多种等级奖励。1994年成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,2007年任眉山市东坡区作家协会主席至今。

记者:您出道较早,24岁就成了省作协会员,请与大家分享一下您在诗歌创作路上的经历和感悟。

华子: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父母每天都为生活忙碌,没人陪我,我就寄情于书籍,连平时走路都埋头看书。小学四年级,我几乎把中国古典名著的连环画看完了。在书中遨游的时间长了,就希望表达自己的思想,倾诉内心的想法。

记得有次写了一首金秋十月的新诗,感觉好得不得了,就呈给了语文老师。老师看了后,大加赞赏,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。后来,我第一次向徐康老师主编的《眉山文艺》投稿。没过多久,父亲就拿回一封信,说我的稿子被退回来了。但我对父亲说,19岁前,我肯定能投稿成功。凭着这股韧劲,在我19岁的时候,我的处女作《小树林》在《芒种》杂志上发表了,反响很好,很多读者给我写信,这坚定了我的诗歌写作之路。

可以说,我在诗歌的道路上基本都是摸着石子过河,全靠自己多读书。记得我一进眉山师范学校就加入了文学社,学校的文学社氛围很好,还有专门的指导老师。真正为我诗歌创作开启一扇大门的,还是一次讲座。那是1986年,川师大的一位教授为眉师的学生们上了一堂朦胧诗课。其间她讲到了大量我从没有听说过的诗人,解读了大量我从不曾阅读的诗歌。一个全新的文学世界摧枯拉朽而来,对我简直是醍醐灌顶。我意识到,就我目前的阅读视野那是没有出路的。讲座完后,我连午饭都来不及吃,就直奔书店,买了教授推荐的《朦胧诗选》,一头扎了进去。

文学写作没有捷径,唯一的道路就是多读好书多练多悟。面对名家如云、名作如林的书海,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书才是最重要的。所以我建议最好能参照古今中外文学大家阅读的书籍,这样可以少走弯路。

记者:您写了很多在读者群反响很大的诗歌,如《熊家大院》《忘不了童年和你》《我知将死》《在镜子前看望父亲》等等,您认为诗歌创作应该具备哪些专业素养?

华子:诗歌毕竟是最前卫的语言艺术,写诗无疑是走语言的钢丝,不仅要有真情实感,更要有真知灼见和个性创新。目前,太多的文学作品陷入了哗众取宠的境地,导致不少文学作品呈现出低俗浅薄的现象。我认为,真正的作家诗人是耐得住寂寞,经得起孤独的,就像是披荆斩棘的探险者,引导着人类精神的走向,提升着大众的审美能力和人生修养。

当下,信息爆炸,作品的发表平台越来越多,喜欢写作的人也越来越多,看似文学很繁荣,但稍一留意,你会发现原创的东西并不多,太多的文学快餐,实际上是害人害己。我认为作家、诗人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文学文化的普及工作,而是对大众审美和精神生活作良性的引导与提高。

记者:大家都知道您特别喜欢读书,并一直致力于推广全民阅读,这条路并不平坦,您为什么要坚持?

华子:是的,我酷爱读书。因为只有多读书,才能不断开阔眼界,提高自己的审美水平、创造力和生命的质量,才能建造和享受诗意的生活。其中,首当其冲要多读文学艺术的书籍,让自己拥有浓厚的人文情怀,这也是我推广全民阅读的初衷。

我们从1996年从事书业开始,20年倾心公益,把推广全民阅读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。即使这几年实体书业很不景气,连年亏损,我们也从没间断过公益活动。虽然道路崎岖,但社会需要全民阅读,需要有人去引导激励大众,我们只问播种不问收获,像春风吹过大地。我觉得写作的问题归根到底也是读书的问题。我希望在人杰地灵的东坡故里,更多的人爱上读书,爱上写作,让眉州大地书香浓浓,与千载诗书城一脉相承。(熊莉 文/图)